证监会王建平: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对于直接融资和实体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促进作用

2022年9月4日,中国证监会市场监管二部主任王建平出席“2022年全球PE论坛”并发表致辞。王建平表示,近年来,中国证监会一手抓监管,一手促发展,积极推动私募股权和创投企业支持实体经济,畅通“募投管退”各个环节以及持续优化行业发展环境。

他提到,从实践来看,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对于直接融资和实体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一是促进长期资本形成。截至今年,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累计投资境内未上市企业股权新三板跨行企业项目超过16万家次,形成股权资本金10万亿元,在整个证监会各个交易场所准备上市的企业超900家,加之地方等候辅导验收机构超1000家,合计有超2000家企业等候上市,这是近年来创投和PE行业长期投资培育的成果。同时,2021年当年,投向境内未上市挂牌企业股权本金超8000亿元,相当于同期新增社会融资规模2.7%。

二是加大重点领域和战略性产业投资。近年来,行业投向半导体、计算机运用、生物医药、新能源等行业的资金连续提升。2021年,上述新增投资项目数量与金额均居行业各项投资规模的前列,体现出重点领域的精准支持。注册制改革以来,超过八成科创板企业、六成创业板企业,以及七成北交所企业在上市前获得私募股权创投基金投资。在上市前,未上市企业获得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的渗透率已达较高水平。

三是投早、投小、投科技。据统计,2021年新增投资中小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项目本金均超500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从区域特征来看,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等地上市公司数量稳居前列,同时也是行业聚集度最高的领域。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的规模和数量与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产业发展水平、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数量具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其次,王建平表示,份额转让试点取得初步成效,退出环境明显改善。伴随前几年行业的快速发展,退出问题受到各方日益关注,也是行业一大痛点。证监会积极回应行业关切,特别是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启动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建立上市公司创投基金,股东减持股份转向挂钩机制,启动私募改革,创投基金向投资者实物分配,让行业退出通道更为通畅。

而份额转让作为基金退出方式之一,有利于推动更多基金参与到服务科创企业的“接力跑”中,实现对科技创新的长周期、有耐心、不间断支持。王建平强调,从美国等成熟市场来看,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通过被投项目IPO退出约占12%,通过份额转让退出的约占25%,份额转让S基金已经成为行业退出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建平指出,按照相关部门要求,证监会先后同意在北京、上海两地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份额转让试点,地方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大力支持。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试点工作取得积极成效,并在制度保驾护航、强化科技业务、规模逐步扩大、质押登记、国资背景基金退出、构建私募生态体系壁垒等六方面取得明显进展。

而在份额转让试点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方面,王建平强调,份额转让在我国还是新事物,行业实践刚刚起步,试点工作也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

其一是份额转让平台市场吸引力仍不足。2021年海外私募股权二级市场交易规模突破1千亿元,2021年中国私募股权二级市场交易发生353起,金额668亿元,市场吸引力还需要大幅扩展。

其二是份额估值定价难以形成共识,还需继续探索。“对于企业股权组合而成的资产定价是一个难题,如果是多个份额和股权构成的资产包,估值定价更加困难。此外对于国资背景的份额转让是否必须要进行资产评估,如何进行资产评估也需要认真研究。上海市国资委出台了资产估值的大致规则、流程,但对国有企业来讲还需要更多的探索、尝试。”王建平称。

此外,私募股权份额转让是完全场外和线下一对一、一对多的撮合方式,目前,也在场内、线上等其他交易所做过类似尝试,并希望能够让这种机制比传统模式更加有效、更好地服务行业。

针对这一方面,证监会下一步将深化改革份额转让试点工作;大力培育专业化私募股权二级市场机构投资者;鼓励私募股权二级市场优质中介机构,扩大中介机构服务范围,搭建全流程服务体系,逐步吸引市场化份额进场交流;完善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生态体系,会同各方研究解决估值定价,尤其是投资背景相关的基金份额评估难问题,与相关部门共同探讨更为市场化的体系。

本文内容整理自北京商报,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